2019:國產手機生死存亡的一年
 

  “目前這個階段看來,折疊后除了屏幕變大,和可以折疊一下,并沒有帶來用戶體驗上的巨大提升。”

  “普通用戶這兩年沒必要特別期待5G手機,受網絡、消費內容、終端售價多方面影響,5G手機短期內不會大范圍普及。現在的5G手機是供廠商展示研發能力、為開發者搭建應用環境和少部分數碼發燒用戶嘗鮮。”

  

2019:國產手機生死存亡的一年

  不止沈義人一個,盡管在5G這樣的大趨勢,以及折疊屏如此受熱捧的情況下,對新技術在短時期帶來的效益存在疑問的大佬不在少數。

  沈義人說的是事實,按照運營商的規劃,5G手機開始應用最早也在2020年,而折疊屏這項技術自身也需要一段時間進行完善,再加上5G和折疊屏帶來的互聯網內容生態的變化,大的4G換機潮至少是2年以后的事情了。這兩年內,4G手機的巨大存量用戶依然會是主流,手機廠商們膠著的貼身戰還在可量產的消費機而非概念機市場。

  然而,即使是純投入不見回報,想要在5G和折疊屏的爭奪中領先,最好的布局時間就是現在。不同手機廠商對自身定位和技術帶來巨變的判斷,導致國產手機廠商在這一波浪潮中逐漸的分為兩派:一派是堅定押注未來的技術派,一派是著眼現在搶占市場的制造派。

  2019年,國產手機廠商的競爭和之前不同。如果說之前還是停留在市場份額的爭奪上,還在依靠全面屏、拍照、手機外形和顏色作為手機賣點的話,在5G和折疊屏這個大的技術變革面前,能否提前做好布局,能否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資本,都關乎到下一個十年的生死存亡。大廠可能沒落,小品牌有機會崛起,一切可能是一個新的開始。

  一、技術派和制造派的分化

  誰是技術派,誰是制造派,和各家手機廠商的自身的定位和判斷有關,也很大程度上和一直以來的技術儲備和發展路線有關。

  何為技術派?技術派指的是,押注未來趨勢技術,不求短期回報,期許將來憑借技術的領先占領市場高地。

  對于智能手機來說,這類的技術主要是構成手機和通信的底層能力,包括下一代通信技術5G、以折疊屏為希望的新一代屏幕技術、以AI為代表的新的操作系統和人機交互方式以及手機核心部件芯片。5G、屏幕、AI分別代表了通信技術的遷移,,智能終端設備的遷移和消費者使用手機習慣的更替。

  5G通信是手機基本通信能力,折疊屏則可能是下一代終端屏幕的希望。除此之外,下一代終端設備,是否還是Android、iOS也是未知。從PC到移動端,就經歷了Windows到Android、iOS的轉變。

  一個有意思的消息是,微軟正在開發輕量級的操作系統Windows lite以適應在折疊屏上的應用。折疊屏手機屬于平板和手機中間狀態,微軟是否可以借助此契機卷土重來?

  華為余承東近期也曾表示過,如果迫不得已,將放棄Windows和Android系統轉向內部解決方案(內部有替代這兩大生態的自主系統)。而余承東同時也展望了基于AR眼鏡的10英寸到20英寸的手機屏幕。

  一方面,華為有能力在自家的手機上采用自主的系統,另外一方面,不論是折疊屏,還是AR形態,下一代終端的操作方式極有可能發生大的變化,屆時是Windows這樣的大屏的操作系統重新適配手機,還是類似華為YOYO生命體這樣的新型的以語音和AI為載體的操作系統會成為主流?

  何為制造派?制造派指的是,充分發揮自身產品的市場定位,通過對手機外觀、顏色和其他功能的打磨,對現有產品的設計和制造工藝進行改進,給消費者提供更細膩的使用體驗。應用層的技術包括電池續航能力、充電方式和速度、以Face ID和屏下解鎖為代表的安全能力、拍照能力等。

  這是近幾年來國產手機爭奪的方向,也是各家爭相的新機賣點。比如說電池的續航能力、無線和快充技術等,這些技術更多的是和手機的實現功能相關。小米MIX3的發布會上,雷軍特地和華為的拍照能力進行了比對來凸顯實力;vivo的光電屏幕指紋技術在去年賺足了眼球;OPPO的快充技術一直是核心賣點;錘子手機人性化的設計;魅族note9主打的是千元機中工藝的考究。

  在過去的一年,智能手機市場整體下滑,競爭更加的激烈,各家手機廠商就是在不斷地加強這些見效更明顯的應用層面的技術,甚至機身顏色,當然這也是很多消費者的換機參考因素。

  小米的技術儲備一直以來都是比較薄弱的,根據小米2018年中報,上半年集團技術研發投入僅25億,雖然有大幅的增加,但是依然遠遠落后于競爭對手華為。小米在技術方面長期的不足,在2月26日,小米組織架構調整更是成立了技術委員會。即使是制造派,也在更多地加強技術含量,這對于提升手機的使用體驗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二、國產手機迎來最艱難的一年

  2019年會是國產手機最艱難的一年。處在5G、折疊屏這樣一個技術轉換的過渡時代,押注未來還是著眼現在,都是非常吃力的一件事,對廠商來說確實意義深遠。

  IDC最新的數據顯示,全球手機市場2018年繼續下滑4.1%,國產手機雖然在全球市場份額增長迅速,華為第三季度曾超過蘋果成為全球第二大出貨量手機品牌。但是在大環境是負增長的情況下,國產手機面臨的是競爭更加的激烈,而且同質化嚴重。

  在2018年,中國智能手機品牌從原來最繁榮時的6000多個品牌,僅存現在不足幾十個,并在國內形成華米OV格局,老羅的錘子科技在2019年終于情懷不敵現實的殘酷,魅族也陷入困局。

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   
 
 
青海快三走势图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