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電影的重心悄悄偏移,中國電影也要為自己松綁
 

  承認吧,好萊塢大片在中國失去路人緣。

  如果在影迷群和社交媒體上說,“中國觀眾已經對好萊塢大片失去興趣”,估計會遭到一大批影迷和粉絲的抨擊,但這可能是現在所有人都不容忽視的現實。

  時隔十八年首次來到內地大銀幕的《千與千尋》輕松碾壓皮克斯的《玩具總動員4》,讓喜愛這個系列影片的粉絲疑惑不已,該現象甚至引發了海外媒體的關注。

  曾經在內地風光無限的好萊塢進口大片正遭遇內地觀眾的嫌棄,內地已經連續五年未能有進口影片獲得最終的票房冠軍,特別在今年,很多被寄予厚望的大片均乏善可陳。

  從拯救內地市場、影迷粉絲發燒友趨之若鶩,到目前票房周期縮短、路人緣越來越差,中國觀眾到底是如何對好萊塢大片喪失掉興趣的呢?

  中國觀眾觀影訴求不斷調整,

  好萊塢大片“失勢”是市場機制在內部調節

世界電影的重心悄悄偏移,中國電影也要為自己松綁

  ▲上世紀90年代進口大片《真實的謊言》

  進口大片初入國門時,,當時觀眾大體上是以70后的中產階級為主,簡單粗暴沒營養的進口大片成為了大家眼界開闊的主要途徑,不過回想起來彼時的進口大片遠比現在更耐看。

  經由這些年的發展,特別是近些年的高速增長的背后,是更多年輕消費者的進入,相比于進入逐步進入不惑之年的7080后,90、00后的消費欲望變得更為強烈且沖動,他們的消費從根本上在支撐這些年的中國票房。

  其實一些資深影迷并沒有真正意義上離開電影院,相比于年輕人,他們的消費能力沒有減弱,但他們的消費沖動性在降低,除非是像“情懷大作”《復仇者聯盟4》這樣的影片之外,其他純粹用視聽轟炸的進口片已經較難進入他們的視線。

  雖然從各方面的數據和統計上來看,20-28歲是目前中國電影觀眾的主要構成,這也涵蓋了大學生和剛剛進入社會工作三四年的青年人,因此導致了現在營銷方向也更多針對這個年齡段的觀眾。

  實際上的情況要比數據統計更為復雜,畢竟年輕人參與到社交平臺的積極性更高,但這并不完全意味著他們擁有比其他年齡段更優質的消費能力,實際上目前中國電影的消費群體已經呈現出年齡跨度增大的現象。

  同時,越來越多非好萊塢電影進入中國,這也是使得我們的觀眾選擇范圍越來越多,甚至可以說目前是中國對世界電影開放程度最好的時期,其繁榮態勢堪比改革開放初期的內地電影。

  “朝鮮電影,又哭又笑;越南電影,飛機大炮;羅馬尼亞電影,又摟又抱;阿爾巴尼亞電影,莫名其妙;中國電影,新聞簡報。”這是流傳在七十年代中國觀眾對內地上映電影的一個非常知名的順口溜,可以看到當時中國內地電影的多樣性。

  當這種多類型、多國別的電影再一次涌入國門之后,很多觀眾對已經“審美疲勞”的好萊塢電影自然要更多考慮一下值不值得,但對于“新鮮事物”的非好萊塢進口片往往更好奇,更有消費的沖動,這是一種正常的市場機制在內部調節。

  好萊塢產能&創新能力趨弱,

  世界各國都開始影響他們

  照例說一些重啟、IP延續的作品更多是指向年齡略高的觀眾,實際來看,這兩年譬如像哈利波特前作性質的《神奇動物在哪里》并沒有取得比肩《哈利波特》在華取得的成績,一些片子同樣是七八零后的情懷之作,但啟用了更年輕更有“號召力”的演員并沒有對影片有任何提升。

世界電影的重心悄悄偏移,中國電影也要為自己松綁

  從最近幾年在內地上映的好萊塢影片來看,原創影片數量越來越少,很難想象目前在內地票房最高的原創好萊塢影片是2016年上映的動畫片《瘋狂動物城》,原創科幻真人電影《頭號玩家》在內地口碑大爆發,但也只有不足14億。而2010年上映的劃時代影片《阿凡達》居然可以進入好萊塢原創電影排名的前三。

  目前內地賣座的好萊塢進口片前十名幾乎全是續集、衍生和IP延續的影片,這也表明在制作成本高居不下的當今,創新的風險極高,“拿來主義”在好萊塢也蔚然成風,因此直接拍攝續集電影對于好萊塢則變得更為安全穩妥。

世界電影的重心悄悄偏移,中國電影也要為自己松綁

  ▲《星球大戰3:西斯的復仇》盧卡斯影業與20世紀福斯影業聯合出品

  《星球大戰》系列的重要性對于北美觀眾而言,幾乎等同于《西游記》對于中國觀眾的影響力,這也讓重啟后的“星球大戰”系列影片在北美和世界其他國家地區都賺得飛起,但國內的表現則越來越挫。

  是國內沒有一點星戰基礎嘛?這種說法其實不完全對,二番重啟的星戰三部曲在內地均是進口片的前三甲,是和當時的超級大片《指環王》《哈利波特》同樣具有吸引力的影片。

  因此來看,僅用粉絲基礎薄弱、沒有觀眾緣來定義星戰和其他好萊塢大片在華的失利是不客觀的,很多好萊塢進口大片在中國香港和日韓的表現均要好于內地,這恰好說明中國觀眾對于電影的審美口味在逐步變化和提高,每年超三四十部的大片疲勞轟炸后,更符合國人的影片才會得到大家青睞。

  不得不承認,在幾次金融風暴、產業調整和中國經濟的崛起之后,好萊塢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僅靠北美市場回收票房已經變得愈發困難,歐洲地區的票房競爭力也日臻下降,東亞和東南亞也開始成為好萊塢票房增長最快、穩定性最好的地區。

  騰訊和阿里已經開始更深度的參與到好萊塢電影制作之中,北美觀眾都會很錯愕和驚嘆的懷疑在《速度與激情7&8》前有China Film Co(暨中影公司)的字樣出現,不僅僅是日本IP在影響好萊塢,世界各國也都開始在影響好萊塢。

  但這需要一個時間和過程去消化和吸收,目前觀眾也更多對好萊塢的流水線續集產生了疲勞,看一部《復聯4》需要復習好幾部影片,但問題在于,你復習影片或許需要更多的影片去復習。

  世界電影的重心悄悄偏移,

  中國電影要為自己松綁

  中國目前正在成為世界最大的電影進口國,不僅僅是對好萊塢,對于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都同樣非常的重要,我們目前對世界電影的開放程度甚至要比北美和一些發達電影國家還要強烈。

世界電影的重心悄悄偏移,中國電影也要為自己松綁

  ▲《羅馬》(2018年墨西哥、美國出品)

  在奧斯卡斬獲三項大獎的《羅馬》,中國內地成為了他全球范圍內正式大銀幕上映的唯一國家,雖然該片是完全由好萊塢公司在運作,但該片本質上是一部非常不那么好萊塢的墨西哥電影。

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   
 
 
青海快三走势图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