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以“非虛構寫作” 耕種記憶心田

以“非虛構寫作” 耕種記憶心田

在活動現場,李娟(右)分享了自己的寫作心得。

以“非虛構寫作” 耕種記憶心田

現場觀眾在讀者提問環節積極發言。

以“非虛構寫作” 耕種記憶心田

有觀眾一邊聽一邊做筆記。

以“非虛構寫作” 耕種記憶心田

李娟的新書《遙遠的向日葵地》。

  一抹紅艷跳躍在書籍的封面上,觀眾們坐在講臺下翻閱著手中的《遙遠的向日葵地》,雙眼不時地望向臺上那個瘦小的身影。3月29日,作家李娟攜新書做客文化周末大講壇,以“大地上的詩意書寫——李娟的閱讀與非虛構寫作”為主題,與讀者們在東莞理工學院莞城校區學術報告廳里相遇。活動當天,不僅有校園里的莘莘學子,還有很多市民慕名而來,一同傾聽來自新疆的微微絮語。

  ●文/圖:麥煒源

  1巡回五市獻上九場分享活動

  《遙遠的向日葵地》是李娟繼“羊道”三部曲后最新長篇非虛構散文力作,2017年11月由花城出版社隆重推出。在這部新作中,李娟書寫了她與母親、外婆一家人遷徙到阿勒泰戈壁草原,在數年間開墾種植90畝葵花地,歷經黃羊啃食、三次補種,又接連遭遇干旱、蟲害,直至收獲的經歷。這一段艱辛卻又不乏溫情的耕種生活,充斥著人對自然的點點希望。

  3月23日至30日,李娟首次走到臺前,來到廣州、深圳、東莞、長沙、鄭州五座城市,獻上九場分享活動,與期待已久的讀者見面。此次文化周末大講壇作為李娟在東莞的唯一分享會,吸引了數百名觀眾到場。

  當天,在學術報告廳里,熱情的觀眾圍了一圈又一圈,,不少忠實讀者紛紛上臺邀請李娟簽名。還有讀者表示,李娟書中的世界便是他們追求的“詩與遠方”。對于讀者的反饋,略顯靦腆的李娟臉上滿是笑意,在她看來,當下的生活狀態是她最滿意的。“人最好的生活狀態,就是能力大于欲望的時候。現在生活特別好,比以前更舒適。”

  2“碎片化寫作”養成寫作好習慣

  近幾年,李娟已從阿勒泰搬到了烏魯木齊生活,生活環境的變化并沒有令她對阿勒泰產生疏離感,她說道:“我的寫作源泉只在我這里,并非系于某個離不開的地方。實際上,我的所有文字都是離開文字背景地后緩慢寫成的……”她還解釋道,新作標題中的“遙遠”并不是對過去那份時光的告別,僅是一種空間、時間上的漸離。

  在大講壇上,李娟還分享了自己寫作的心得,她認為感受力和表達能力都是作家的“必需品”:“其實我的記性不算特別好,老是記不住別人的相貌。但是當某件事情觸動到你時,你是想忘都忘不掉的。此外,表達也是很重要的東西,有時候寫作會幫助你記起很多東西,是一個很奇妙的行為。所以我很喜歡寫作,不僅是創作的過程,也是幫助我發現的過程。”

  對于李娟來說,寫作是順其自然的事情,并不會囿于體裁的限制。“我的散文、小說、詩歌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我認為自己的創作是非虛構的,從情節到情感,都是非虛構的。就算有虛構的地方,也一定是出于還原真實的需要。以后我也會這樣寫下去。”

  在日常生活中,李娟還會在微博上發表自己的文字,這種碎片化的寫作方式有利于她養成寫作習慣。對于未來的寫作計劃,李娟坦言,自己并沒有明確的目標,過去的記憶其實只寫了冰山一角,她將繼續續寫自己的平凡生活。

  ■鏈接

  東莞作家丁燕:

  “非虛構”是對寫作能力的挑戰

  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了白俄羅斯作家斯維特蘭娜·阿列克謝耶維奇。她的獲獎,讓越來越多的人提到“非虛構”這個詞。同年8月29日,文化周末大講壇曾邀請過非虛構寫作代表人物梁鴻做專場講壇,在她看來,“非虛構”寫作是一種非常自然的書寫,“我覺得即使是非虛構寫作應該也是多種多樣的”。

  近年來,東莞除了邀請名家進行專題講座,也不乏學者、作家對“非虛構”寫作進行探討。東莞市委黨校文化與社會教研部副主任、教授袁敦衛曾在《2013,東莞文學備忘錄》中提到,“非虛構”寫作更像是一個文學創作中的“異類”。“從文學的基礎理論來說,任何作家的任何寫作都不可能是‘非虛構’的”。

  雖然對“非虛構”寫作帶有保守的看法,但袁敦衛還是承認了“東莞是非虛構寫作的富礦”這一觀點。在東莞,豐富的當代題材構成了作家創作的元素。“以前,閱讀虛構文學是獲得精神享受,體會別人的悲歡離合。但現在社會的發展,身邊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們去關心。作家直接反映世界發展當中的現象,反而顯得離讀者更近。”

  2017年,東莞作家丁燕的非虛構作品《工廠女孩》獲第十屆廣東省魯迅文學藝術獎。距2013年第一次出版,這部作品所獲的獎項已經擺滿了一層書柜。同年,與之一脈相承的《工廠男孩》入圍《亞洲周刊》2016年十大好書榜單。作為東莞具有代表性的“挖礦人”之一,丁燕近距離、長時間地觀察著東莞這座城市的呼吸、心跳,以親歷者的心態,直面現代打工群體的生活真相。

  丁燕認為,雖然“非虛構”是一個熱門的領域,但東莞目前從事非虛構寫作的作家并不多。“對個人來說,寫好非虛構作品,既是寫作能力的挑戰,也是對自己的個人文學理想的見證。”丁燕坦言,非虛構類的作家應該要有介入生活的熱情,要長時間地、深入地、反復地、多角度地對描述對象、描述事件進行觀察。面對冗雜的素材,作家還需要大膽取舍,具備掌握詞語的能力。

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
相關文章
青海快三走势图32期